当前位置:首页-策划精选-文章详情

巨额债务压顶,昔日“摩托大王”力帆能否借重整打破僵局?

2020-09-05

作者:时代财经 兰烁

(车企转型之困,力帆算是“典型”。来源:图虫创意)

力帆股份(601777)南北重整,昔日的“摩托车大王”跑不动了。

8月23日晚间,力帆股份公告称之为,公司于8月21日接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及《决定书》,裁决法院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对公司的重整申请人,并登录力帆系由企业清算组担任力帆股份管理人。同时,力帆股份旗下10家全资子公司,及入股公司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也被法院裁决受理司法重整。

此外,力帆股份股票将于8月24日起清盘一个交易日,并在8月25日完全恢复交易。届时,公司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全称改回“*ST力帆”,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容许为5%。

8月24日上午,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向时代财经分析,力帆走向重整,折射出新时期下传统车企转型之困,另一方面也显露出力帆在技术积累和研发实力上的领先。近年来汽车生产能力过剩,收购重整是接下来的趋势,像力帆这样的企业将是被市场淘汰的重点。

记者注意到,清盘前的上一个交易日(8月21日),力帆股份(601777)散户报4.29元/股,报收于4.37元/股,涨1.86%,成交额为5538万元。

巨额债务压顶

8月23日晚的公告中,力帆股份回应,公司已被法院裁定法院重整,存在因重整告终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将被实行倒闭整肃,有可能面对被中止上市的风险。

据时代财经记者查询,目前力帆股份已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当前货币资金为 4300 万元,到期债务 11.96 亿元,其他财产流动性劣、无法所求,依法予以认定其显著缺乏清偿能力。

此外,力帆股份在公告中指出,目前公司涉及诉讼(仲裁)1178件,涉及金额50.37亿元。其中,公司(不含子公司)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总计再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金额合计2.98亿元。

8月24日,时代财经就重整涉及事宜尝试致电力帆股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恢复。

同日,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向时代财经回应,力帆股份重组,折射的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由于这几年汽车产能过剩,加上新能源趋势的倒逼下,传统车企的转型很不容易,既无技术累积,又缺少研发投入,企业运作方式也过分“老套”,像力帆这样的公司,是当前形势下被市场淘汰的重点。

曹鹤认为,力帆以摩托车起家,但近年来的发展过分分散,无法探讨主业,在汽车业务上没显著优势,无法提高竞争力,是新时期下典型的“杨家品牌”。

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迅猛发展,许多传统车企都希望在其中谋求转型,但成功者总是寥寥。正如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所言,传统乘用车不努力进行技术发展,而是一味对新能源盲目波澜,自身缺少创新,最终导致企业的巨大损失。

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到,力帆股份的重整“由来已久”。

8月6日,力帆股份的控股股东力帆控股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重整,并在8月11日获得法院裁决受理。

7月9日,力帆股份公告称之为,旗下力帆乘用车、力帆汽车销售、力帆汽车发动机、无线绿洲、移峰能源等十家子公司现阶段生产经营均不正常,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已经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人进入倒闭重整程序;

7月8日,力帆股份被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多达9700万;6月底,力帆股份因欠薪供应商重庆嘉利建桥灯具公司56.31万元货款,被嘉利建桥向法院申请人重整。

此外,力帆股份牵涉的诉讼也有历史可追溯。4月2日,力帆股份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因与重庆盼达汽车出租公司不存在交易合同纠纷,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人,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金7.98亿元。

去年7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力帆股份牵涉案件的原告方包括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红星美凯龙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浙江浙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重庆森迈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华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等,仅这六家公司所诉金额就已经多达12亿元,总计未透露涉诉金额高达14.23亿元。

不仅如此,有业内人士透漏,去年5月,因被力帆股份拖欠款项,30多家经销商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向公司追讨货款展开施加压力。

8月24日,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阮万锦告诉时代财经,力帆股份目前巨额债务压身,若重组告终、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下一步就不会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由破产管理人接掌对财产进行分配,结局无疑是公司的彻底死亡。

“对于力帆股份来说,除了面临重整失败的后果,另一方面也不存在妥协的可能。具体来说,如果力帆能够与债权人进行协商,通过减免债务数额及减缓债务遵守期限,或许可以使公司暂时生存下去,防止以破产告终。”阮万锦律师补充道。

利润“断崖式暴跌”

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于1992年,以开发生产汽车及摩托车及发动机、车辆配件为主营业务,2010年在上交所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中国首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企。

作为力帆股份的创始人,尹明善一直被外界视作“传奇人物”。尹明善年轻时被捕,18年后入狱时已41岁,52岁开始创业,打拼20年后成为一方首富,今年82岁的他,却因公司遭遇危机不得已重返幕前。力帆股份的股东名单中,目前虽没有尹明善等家族成员的影子,但其实控人的方位从未变过。

据业内人士透漏,尹明善之子尹喜地“无心接管”家族事业,是十足的 “豪车触”,但从不注目自家的力帆汽车,而是经常豪掷千万购置保时捷、布加迪威龙等。儿子无心接班人,尹明善只好另寻人选。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今年5月举行的力帆股份2019年股东大会上,尹明善的长孙女尹安妮作为力帆股份的非职工监事亮相履职,被认为是已定的接班人。值得注意的是,尹安妮出生于1995年,不久前从美国留学回来,曾对媒体回应“一天到晚事情很多,工作整天”。

尹安妮能否为公司带来新的血液,目前不得而知,但从实际情况来看,这家传统车企似乎已经走在岌岌可危的边缘。

据财报信息,2020年第一季度,力帆股份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净利润收益-1.97亿,同比下降103.06%,扣非净利润为-1.87亿,同比上升105.31%。此外,其资产负债率超过85.93%,比上年快速增长19.26%,远远高达同行。

(来源:力帆股份2020年第一季度报)

2016年-2019年,力帆股份的总营收分别为110.47亿、120.00亿、110.13亿、74.5亿,净利润分别为8260.18万、1.71亿、2.53亿、-46.82亿,其中2019年的净利润同比下滑1950.83%。2016-2019年,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居不下,分别76.74%、75.72%、72.94%和85.40%。

针对利润的 “断崖式暴跌”,力帆股份在未经审核的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中回应,受疫情和资金紧张影响,公司营业收入有所下降,若后续未有明显改善,下一报告期可能继续亏损。

同样,力帆股份在2019年财报中如此说明当年的巨亏,国民经济下行压力增大, 内需、出口两大市场正处于新旧动能切换的背景之下,“国四”标准全面实施,整个摩托车内销市场延续下降态势,造成公司受到较大影响。

对于“力帆摩托”,有记忆的80后肯定不陌生,不管是电视广告还是大街上,这四个字都算是“少见”,力帆品牌在过去二十余年曾是摩托车业内公认的“宠儿”。但很多人有可能未曾了解,相较于国内,力帆股份更善于布局海外市场,摩托车出口主要面向非洲、中东、南美、东南亚等地,出口经验十分丰富。

然而,随着国内汽车行业的迅猛发展,全球化贸易的不确定性,力帆股份开始寻求转型。早在2006年,创始人尹明善就曾订下“坚定不移地改向新能源”的大目标,但转型过程屡屡“碰壁”。

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乘用车及配件收入27.96亿元,同比下降53.53%,毛利率为-17.27% 今年7月,力帆股份的传统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销量合计仅为253台,分别减少94.55%、57.62%。如此看来,力帆股份明确提出“将探讨公司优势产业,增大对摩托车产业的研发投入”也就不足为奇,颂扬着汽车发展此路不通。

(来源:力帆股份2019年财报)

曹鹤向时代财经表示,如果这次重整需要把摩托车业务单独分离出来,那么力帆股份还是有“一线生机”,毕竟摩托车是其老本行,国内的城市虽实施限摩令其,但主打出口这块蛋糕很大,就看力帆能无法扛过这道坎。

实际上,摩托车市场也并不乐观。财通证券分析师李永良指出,目前国内的摩托车企业存活环境恶劣,能够存货下来的企业都得依靠出口,虽然力帆股份较早布局海外市场,但依照目前的全球化形势,出口并不能作为“唯一”的后路。

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力帆股份已辞职董事杨彬和马克纷纷展开股票减持,本次平安保险计划的平安保险数量均已过半,杨彬累计平安保险52500股,马可累计减持109400股。自此,2名已离职董监高合计减持16.19万股。

此外,力帆股份现任董事牟刚自今年4月以来已经12次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其关联公司重庆理想智造汽车、力帆财务也在限制高消费企业、明知公司之列。

图片展示

继电动哈雷后 高端电动摩托车品牌Arc宣布回归
没钱买不起宝马摩托车,就买它吧!
摩托车驾驶证实现“一证通考”!
摩托车市场复苏,但注定不会比汽车卖的更火,因为短板太多
亏损36亿!关键时刻,吉利“搭救”力帆,是看中了力帆什么?
广西一摩托车与三轮车相撞,车损人伤,驾驶员跑了!
摩托车拍出303万天价,仅为了一张“京A”牌照?
70岁以上如何申领驾照?哈尔滨交警最新解读

友情链接: 韩坤限制 韩坤限制 韩坤限制 韩坤限制 韩坤限制
  德赛摩托网